亚虎娱乐pt老虎机

返回草屋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>故事>感人故事>故事内容

可不可以严肃点-蒋小琥 

栏目:感人故事 作者:草屋文章网 时间:2010-09-17 点击:
 一   毕业两年后,我终于放弃了那份鸡肋一般的工作,应聘到A城一家公司,当电脑维修员。   A城有绿城之称,道路两旁全是遮天大树,浓阴匝地,我很喜欢。我喜欢我这份工作,活儿不多,薪水虽不算高,但很自由。更满意的是,公司与A城大学相邻。我常在窗口看着那些年轻干净的面孔,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。   我与他们,原本也无太大差别。两年前,我还是他们中的一分子,还像他们一样单纯而心怀梦想。就是现在,我混迹他们之中,也是泯然众人,殊无异象。那一段时间,我常到校园里去,随便找哪间教室听听课,上上晚自习,有时也到学生食堂去吃饭,到阅览室看看杂志报纸,到操场上看人踢足球、弹吉他。是一种怀旧。没有人怀疑我不是学生,这让我很有点小小的自得和温暖。我在校门口出出进进,看门的老头儿理也不理。只是有一次拦住我,问我是哪一年级同学,为什么在上课时间外出逃课。我一脸诚恳地对他说,我是新生。我母亲来看我了,我要去火车站接她。   转过身暴笑达5分钟之久,几乎怀疑自己受到致命内伤。   我和蒋小琥,就是在A大相识的。   二   那时我对A大还不熟。这天吃了晚饭,想去阅览室看看书,问了个大致方向,一个人七弯八绕走了半天,还是没找到地方。   拐过了弯,见前面有一个穿运动衣的瘦高个子。我快走两步赶上去,拍拍他的肩膀:“嗨,哥们儿,到阅览室怎么走?”   那“哥们儿”转过头来——坏了,是个女孩子!我连忙道歉。她恨恨地瞪着我,忽然嫣然一笑,伸手往旁边那条翠竹掩映的小路上一指,然后转身便走。   这女孩子不算十分漂亮,但挺秀气,秀气的鼻子,樱桃小嘴,眸子乌黑,透着灵气。只是头发太短,只相当于普通男生的板寸头,又穿件肥大的运动衣,个子又高,难怪从后面看会被人当成男生。她低我大半头,应该有一米七三左右,女孩子这个海拔实在是有点太高了,不过跟我一米八二的个子,倒是挺般配……不过人家还是学生,我不宜摧残祖国的花朵……   我一边胡思乱想,一边沿着小路走下去,越走越觉得不对劲……   十多分钟后,我终于走到那条小路的尽头。在那里,我发现了……   一座公共厕所!   三   40分钟后,我历尽艰难曲折,终于找到了阅览室。原来阅览室就在当初那条路上,再向前走200米,拐个弯就到。我一边走着,一边在肚子里把刚才那人的祖宗八代问候了几遍。   推开阅览室的门,里面已经是人满为患,找不到空座位了。我忍不住又开始暗自骂娘。要是早来一会儿,应该能有个座位吧?   旁边一个人拿起放在身边座位上的书包,拍拍椅子,示意我坐下。我一屁股坐下去,刚准备说“谢谢”,却跳了起来——   此人眉清目秀,眸子乌黑,透着灵气,头发比普通男生还要短,身穿一件肥大的运动衣——竟然就是刚才故意指错路给我的那个家伙!   刚准备发作,她一手拉着我,另一手指了指墙上“安静”两个字,然后把食指竖到嘴唇上,轻轻“嘘”了一声。   我愤然而起,转过身子,扬长而去。   八婆,认识你算我倒霉。惹不起我还躲不起?再也不要见到你!   四   A市信息港上新建了一个“驴行天下”网页,版主发出公告,广泛招收驴友,游览祖国大好河山。我报了名,提交了QQ号和电子信箱。随后收到伊妹儿,通知我某月某日晚8时到A大后操场东南角举办第一次聚会,要求自带饮料零食,准备简短自我介绍,相互认识新老朋友,并协商出行事宜。   到场的有七八位驴友,只有两个女的。大家依次做自我介绍,轮到我时,我站起来简单明了地说:“我叫毛洋,毛主席的毛,海洋的洋。”   忽然听到有人“咯”地笑出声来。循声看去,竟然又是那个假小子!她也来参加驴行?真是冤家路窄。只见她用手捂着嘴,脸憋得通红,显然是强自忍着。这有什么可笑的?莫名其妙!   很快便轮到这假小子做自我介绍。她是这样说的:“大家好,我叫蒋小琥。不是江总书记的江,是蒋委员长的蒋。不是老虎的虎,是琥珀的琥。”   不要说别人,连我也忍不住笑了。   五   蒋小琥是A大学生——曾经的,现在已经毕业一年多了。现在她没有工作,或者说,有许多份工作。此人是彻头彻尾的自由主义者,不愿意朝九晚五受束缚,便选择做SOHO,给几家杂志写稿,兼给某公司做形象设计,倒也过得挺舒服。爱好旅游,“驴行天下”网页就是此人建的。此人像我一样,经常到A大游荡。这让我很有遇到知己的感觉。   蒋小琥当着各位驴友的面,公开而郑重地向我道歉。我也实在不好小鸡肚肠,便与蒋小琥握手言和。蒋小琥虽然个子很高,一双手却是小巧滑腻,柔若无骨,让人心猿意马。   那天中午,我们几个AA制FB了一次。席间,蒋小琥大出风头,各种段子、笑话层出不穷。我们平均每人喷饭15次,喷啤酒16次,笑疼肚子9次。   经典镜头之一,是驴友阿梅之男友打电话过来,两人在手机中卿卿我我,竟达十多分钟之久。我们实在等得不耐烦,蒋小琥一把抢过手机,用港台片中青楼老板娘的语气道:“大哥,你一个人是不是很寂寞呀?要不要我安排个小姐去陪你呀?你喜欢什么类型的?温柔的?热情的?传统的?开放的……你不用担心大姐,我们这儿人多着呢,会照顾好她的,那几个男的正在抽签决定,看今天晚上由谁侍寝……”   我们全体笑翻。   六   蒋小琥当之无愧地成为我们的领导核心和开心宝贝。以后任何一次活动,如果没有蒋小琥参加,所有人都会抱怨没有意思。   我们约定去征服从无人迹的五斗峰。   我们趟着长草,在密林中穿行。我忽然觉得腿上有点痒痒,随手一摸,粘糊糊的,竟是满手的鲜血。低头一看,腿上已经爬满了蚂蝗。吓了一跳,连忙提醒大家。蚂蝗面前,人人平等,无一幸免。别人倒还罢了,蒋小琥见了那般丑恶的东西,脸色煞白,几欲昏倒。我连忙上前,脱了她的鞋袜,用力拍打她的腿脚。那些蚂蝗纷纷缩成一团,掉落到草丛中去了。我又向别人讨了一支烟,揉碎了,用水浸湿,敷在蒋小琥的袜筒和裤角上。蚂蝗怕烟草味,这样就不敢再来了。   忙完了这一切,我才顾上处理自己身上的蚂蝗。可恨蒋小琥,惊魂甫定,便又恢复了没有一点正经的本性,嬉皮笑脸地对我说:“喂,我的脚是不是很香?你握了半天,都舍不得放手。”   大家轰然大笑。我瞪她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你还得意?从前的女子,要给人看了脚,差不多也就相当于失贞。嘿嘿,当年西门大官人调戏潘金莲,不就是在桌子下面捏她的脚吗?”   蒋小琥笑道:“那好,你捏了我的脚,就要对我负责。以后我就吃定了你。”   我真服了这女孩子了。   七   我发现自己最近常常会走神,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蒋小琥来。我自己也感到奇怪,难道我是爱上她了?不会吧,我的梦中情人一直都是长发飘飘的、古典的、安静的女孩子。那个蒋小琥,小鼻子、小嘴巴、黑眼睛、板寸头,有点太闹了。   不过,跟蒋小琥在一起是很开心的。这一阵子有点无聊,便给蒋小琥发了个短信:“在不在网上?”   过了一会儿,蒋小琥回复了很长的一段话:“老师给学生发作文本,念到一个学生的名字:黄肚皮!没人答应。老师问,黄肚皮同学不在吗?有个学生站起来说:老师,我叫黄月坡,在的。”   这家伙,回个短信也要故弄玄虚。我笑着回复短信:“那请黄肚皮同学上QQ。”   蒋小琥的头像十分个性,是一个虬髯大汉,一度让我十分别扭。但蒋小琥说这样可以避免在网上被GG意淫。我反驳她,被MM意淫更糟。她理屈辞穷,却是坚决不改。   但每次看着那个虬髯大汉头像开始闪动,心里都是快乐的。   八   蒋小琥在QQ上说,她喜欢上了一个GG,问我怎么才能把那GG泡到手。   我教导她,千万不要直接表白,狂追不舍。那样就把人吓跑了。泡GG讲究的是细水长流,急躁不得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冷水泡茶慢慢香。   蒋小琥要我传授具体措施。我说具体措施就是,你没事就去跟他粘粘糊糊,让他陪你吃饭泡吧逛街。过马路时,可以顺势牵牵他的手。看他累时,乖巧地帮他捏捏肩膀。要有预谋地逐步地让他先失手,再失胳膊,再失肩膀,再失胸膛,直到失身……然后,嘿嘿,他都失身了,还用我教你吗?   蒋小琥发过来一连串夸张的笑脸,然后连声道谢。我说不用谢了,是我应该做的。不过你要多多少少变得淑女一点啊,这样子没一点正经,会把GG吓跑的。还有,也别太逞能了,适当表现柔弱一点,GG才会对你心生爱怜。   蒋小琥说,老大,你太聪明了,我对你的敬仰之情那是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啊。我哈哈大笑,说这倒是实际情况,我这人别的没有,聪明是有一点的。   脸上挂着笑,心里却忽然没来由地疼了一下。   我不会真的爱上蒋小琥了吧?   九   我们第N次组织驴行。   阿梅爆出猛料,说她觉得蒋小琥对我“有意思”。理由是上次她在大街上碰到蒋小琥,跟蒋小琥聊了几句,随口开玩笑说:“毛洋想你了。”蒋小琥竟忽地脸红了。   我当即转身道:“蒋小琥,你脸红一下给我看看。”   然后我们一起“哈哈”大笑。   笑完了,我们背上背包上路。几个小时后,蒋小琥有点体力不支,落到了后面。我不得不经常停下来等她。有些险要地带,便伸出援手拉她一把。   我说蒋小琥你平时可不是这样子啊,窜得比谁都快,今天是怎么了?   蒋小琥说她前两天感冒,刚刚好,体力还没恢复过来。再说——她又开始嬉皮笑脸起来,我这不是在练习柔弱吗?好提高泡GG之技巧,先在你身上实习实习吧。   那好,交实习费吧。每小时20元。   蒋小琥说,先记着账,最后一起算。   我说好,不过我这里不是国有企业,不许赖账。   牵着蒋小琥的手时,心里忽然柔软起来了。   恍惚觉得,这双手已经牵了很久了,舍不得松开。   十   到达宿营地,野餐完毕,我们纷纷搭起帐篷,准备就寝。蒋小琥打开背包,忽然间一声惊叫:她居然忘了带垫子。都是老驴了,居然还犯这种低级错误?面对我的指责,蒋小琥腆着脸说:“你的帐篷是双人的。要不,你可怜可怜我,让我跟你睡一个帐篷?”   我说:“我这人意志不够坚定,你最好别来启发诱导我。不小心犯个什么错误,有你哭的。”   蒋小琥的脸竟然真的有点发红。   我忽然发现她脸红的样子很好看。   我不敢再看她,便跟其他驴友商量,让哪位兄弟来跟我睡一个帐篷,腾出一个帐篷来好给蒋小琥住。   那几个家伙,一个个脸上挂着淡漠而奇异的笑容,快速钻进帐篷,没人理我。   蒋小琥的脸更红了。她忽然说:“毛洋,你真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!”   “哗”地一声,她把背包里的东西全倒在地上,然后从里面抽出一条垫子来。   十一   后来我问蒋小琥,到底我有哪点好,让她那么主动地腻着我?   蒋小琥得意洋洋地说:“第一,你姓毛,我姓蒋。毛主席跟蒋委员长是冤家对头,佛经里也说了,夫妻是上辈子冤家,不是冤家不聚头嘛。第二,我是虎,你是羊,我吃定你了。第三,我身高一米七三,不大好找到般配的。你身高一米八二,跟我站在一起比较和谐,比较具有形式美感。第四,你有点傻乎乎的,将来我不会受欺负。第五,我的脚都让你摸过了,你当然要对我负责……”   我哭笑不得,说:“蒋小琥,你可不可以严肃一点?”   蒋小琥果然十分严肃地说了3个字:   “我爱你。”  
上一篇:爱上一位落难公子   下一篇:无言的教育
  • 更多推荐文章…
  • 草屋,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~~
  •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
    故事阅读榜
   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17 www.caowu.cn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亚虎娱乐pt老虎机qy966千亿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娱乐武松娱乐
    优发娱乐齐乐娱乐优发娱乐梦之城娱乐城
    优发娱乐qy966千亿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娱乐梦之城娱乐城
    亚虎娱乐pt老虎机亚虎娱乐pt老虎机客户端亚虎娱乐老虎机网址武松娱乐
    优发娱乐齐乐娱乐优发娱乐梦之城娱乐城